Tuesday, August 22, 2017
主页 | 伊朗|伊斯兰教|波斯语|常见问题|聯繫我們|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menu
News > 《波斯诗歌中的斋月》


  打印        发送给好友

《波斯诗歌中的斋月》

            赛义德·穆斯塔法·穆萨维·凯尔曼鲁迪

“莱麦丹月”又名“真主之月”。毫无疑问,有关这个喜庆之月的各种记忆深藏在每个人的心中,而且与斋月相关的一切美好回忆也深深烙印在每一个穆斯林子孙的脑中。开斋前的兴奋、封斋时的睡意朦胧以及“盖德尔”夜举行的各种仪式···数十种有关斋月以及与斋月无数日夜相关的主题也一一浮现在人们面前,并且从古到今在人们的生活和文化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笔者所描述的斋月就像彩色棱镜中的几个侧面,它们在保持整体协调的同时还拥有自己特定的外观。无论大人还是小孩、男人或者女人,每个人都会根据自己的心情和感觉而被本文所述的某个方面所吸引。在斋月中,有些人忙着履行自己曾经许下的诺言,而有些人则忙着念诵尊贵的《古兰经》。总之,《虔诚走向斋月》的生活另有一番风味,而且在斋月中,人们吃东西、睡觉、交往的情况以及人们为了生活而奔忙的相关活动也会发生明显的变化,而这些变化导致的结果就是“斋月文化”的出现,这种文化不仅是新颖的、广泛的、充满活力的、圣洁的、崇高的,也是一种美丽的、永久的文化。当然,这种文化的产生与其它社会现象一样,是人们过激行为导致的必然结果,在这种文化的周围,甚至衍生出一些诸如迷信、本土宗教仪式以及一些包含着不同色彩的虚伪的迷信故事。

尽管如此,斋月仍然是一个宣扬美德、摒弃陋习的月份,一个亲近真主、了解更多关于《古兰经》和先知后裔使命的月份,总之一句话,对于人们来说,斋月是《古兰经》和信仰的春天,而且毫无疑问,斋月里的每番拜功和每个善行所能得到的回赐高于伊历的其它任何一个月份。在这个尊贵的月份里,曾经发生过两件悲喜交加的事情:伊玛目哈桑(愿主赐福之)出生的喜讯让人们激动不已,但同时,哈桑之父伊玛目阿里(愿主赐福之)的牺牲又让人们跌进了悲痛的深渊。这两位圣裔的出生与牺牲的巧合难道没有阐明“穆斯林的一切快乐与悲伤都来自于真主,穆斯林的一切都是万能的真主所赐”这样一个重要的哲理吗?我不知道真主把儿子的诞生与父亲的牺牲安排在同一个斋月的理由和玄机是什么,但是,不管怎样,这样的理由和玄机已经超出了笔者的理解能力。另外,几百年以来斋月已经融进了穆斯林生活的方方面面,今后也将会代代相传下去。,有关斋月中举行的一些典礼和仪式在伊朗古老的波斯文学中也能看到,当然,每个民族的文学中体现出的都是本民族的文化和传统,因此,对伊朗民族的个体与集体问题以及对斋月的研究也是对伊朗文学研究的其中一个部分,而且我们提到的有关斋月的一些典礼与仪式,在波斯诗歌和散文中也可以见到。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会看到波斯诗歌中描写斋月的一些诗句,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们将会出版一本题为《波斯诗歌中的斋月》的书,希望我们的梦想能够成真,并期盼这本书能够早日出版。

世间万物都是真主用泥土创造的,所以祈求真主赐你们长寿,祈求真主赐予我已经故去的、虔诚的父亲在后世中得到安宁!我的整个少年和青年时代是在我父亲的家中度过的,每次半夜醒来的时候,我眼中看到的是正在礼拜中的父亲。平常父亲在做夜间礼拜的时候,都是低声诵念经文的,这样就不会吵醒家人了。但是在吉庆的斋月里,在晨礼的邦克声响起之前的一个小时他会叫醒我们,以便让我们有时间去吃封斋饭,吃完封斋饭后又嘱咐我们做晨礼,有时候看到我们睡眼惺忪地做礼拜,他就会厉声提醒我们:别忘了念祈祷词!

只有在斋月的凌晨,我的父亲才会在做礼拜时大声地诵念《古兰经》经文,到现在我还觉得“两耳都是父亲诵念经文”的声音,因此,我们是通过父亲认识了斋月以及斋月里封斋与开斋的那一神圣时刻。在我们的记忆中,我们的儿童和青少年时期是在宣礼者悠扬的宣礼声中度过的,一些年轻人甚至在深夜里跑到清真寺的宣礼塔上去做他们的晨礼,在那里他们还可以吃到各种各样的甜点。几百年过去了,一代又一代在繁衍生息之中,但是我们的父辈和母辈一直教导我们:封斋和开斋时吃椰枣是一种可嘉的行为,我们还被告知:在盖德尔之夜睡觉是一种让人憎恶的行为,而且给封斋者准备食物将会在真主面前获得巨大的回赐,这些都是虔诚的父母给我们的家庭教育。

实际上,斋月文化本身就是一种伟大的、引人入胜的文化,也是一种充满光辉和荣耀、情感和道德的文化,许多波斯诗人有意识和无意识地把这种文化以及与这种文化相关联的一些东西写进了他们的诗句之中。正如文化水平不高但充满天赋的沙特尔·阿巴斯·萨布赫在他的诗句中所写的一样:

我的斋饭是那石榴般的红唇(椰枣)

因为用椰枣开斋是安拉嘉许的行为

事实上,这位诗人把一段圣训作为歌颂的主题写进了自己的诗歌之中。

又如,在下面的一首名为《图尔希兹时代》的四行诗中是这样描写斋月的:

斋月来临我们一无所有

因为饥饿已让我们面黄肌瘦

我家已经家徒四壁空空如也

赶走吧斋月,否则我要把你一口吃掉[1]

实际上,诗人是想用这种间接的方式来引起人们对这个尊贵月份的更多关注,以免吃喝不愁的富人们忽视了穷人在这个月份中所承受的苦难,并让这些富人们明白斋月中一无所有的穷人比比皆是,如果穷人们因为贫穷而放弃封斋的话,那么在万能的安拉面前犯了一个及其严重的错误,而且这些社会财富的拥有者们也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萨迪在下面的诗句中告诉人们说:我们斋戒的目的是体会穷人和饥饿者们所受的苦难,并给他们分享我们的食物,否则在黑夜吞食白天的食物并不是一种艺术:

显然那个人正在斋戒之中

因为他正在为穷人散发面包和午餐

否则他为何让自己陷于劳苦之中

因为这种行为能让他获得两世吉庆[2]

但是,斋戒能遏制欲望并让自身的修养达到更加完美的境界,斋戒作为穆斯林必须履行的五大主命之一,亦能抑制邪恶和弘扬美德,即便斋戒不是为了遵循伊斯兰的教教法规定,它也能抑制人体内的“吃饭、睡觉、愤怒和欲望”,而且 “封口斋”在圣母玛利亚和圣人宰凯里雅时代也曾经流行过,但是后来伊斯兰教教法中取消了这种斋戒,因为这种斋戒只是为了提高宗教修行而进行的一种训练,但是在波斯诗人萨伊布·塔布里兹(伊斯法罕诗体的著名代表诗人)眼中,这种斋戒是高尚的、完美的,他在自己的诗歌中写道:

如果有人像玛利亚一样进行斋戒

那么他也能像耶稣一样普救众生

又如:

任何一个得到圣母玛利亚恩惠之人

他也会像耶稣一样尝到无数的甘甜[3]

因此,任何一个进行“封口斋”(封斋时不能说话,只能通过手势与人们交流,这是圣母玛利亚时代的一种宗教习俗)的人,他的肉体之口就不会说出让人厌恶的话语,他的精神之口也会让充满像耶稣一样的香气,这种香气能让死人复活,能让疲惫和饱受苦难的心灵得到抚慰,这句诗正如穆拉维在“斋戒与拒绝美酒”章中所说的一样:

紧闭肉体之口打开精神之口

因为它是世间一切秘密的入口[4]

著名的神秘主义者哈基姆·萨法伊·伊斯法罕尼在自己的诗歌中说道:

如果有人像圣母玛利亚一样封斋

那么拜见真主才是他渴望的斋饭

是啊,那仁慈与正义的主宰者

赋予了人的相貌与纯洁的秉性

斋戒者除真主之外应摒弃一切

拜见真主是斋戒者的祈求

安拉命令我们斋戒之日追寻纯洁

鲜活的生命需要洁净的心灵

封斋之人不会渴望面包

除真主之外清除头脑杂念

天堂的食物是饥饿与慈爱

而不是用米饭和牛奶塞满你的双唇···[5]

但正确的说法是斋戒能阻止肉体的需求,诸如吃饭等,所以,斋戒是精神食粮,是精神得到提升的一种方式。

另外,他们认为精神与身体需求之间的差异是与宗教教育分不开的,随着斋月的临近,他们的灵魂从内心深处感到高兴,但是斋月快要结束的时候,他们就会感到忧伤和恐惧。

马苏德·萨阿德·苏莱曼,伊朗加兹尼王朝时期的伟大雄辩家在自己的颂诗中是这样歌颂斋月的:

斋月离我们而去而佳节又来临

斋月告别我们又踏上它的征程

是它为我们带来了吉庆的节日

用吉庆的斋戒赶走了我们心中的忧愁

你匆忙离我们而去这并不奇怪

因为易逝的东西对我们来说更加珍贵

斋月如一棵树,它的果实是对我们的恩赐

它的果汁,它的树枝亦可造福于民

伟大而吉庆的斋月啊

你是伟大安拉赐予我们的礼物

你是一切主命中的首中之首

你的离去和停留都是真主的安排···[6]

对斋月的到来充满激情以及对斋月离去时的悲痛之情的描写,是波斯诗人常用的一种表达手法,诗人直率地把封斋之人经历的痛苦用轻快的语言表达了出来,正如诗人吉胡·亚兹迪所写的诗句一样:

节日来临宣告斋月已经结束

人们不再寻找救赎之路

宣礼者的宣礼声已经消失不见

那憎恶的声音不会在耳边吟诵

无法忍受那等待傍晚来临的日子

夜晚还未降临白天已经到来

茫茫白天为何如此漫长

难道白天真是欧吉之母所生[7]

像吉胡亚兹迪这样的诗人对斋月的离去不仅不感到伤心,而且对于听不到漫长斋月里宣礼者讨厌的宣礼声而高兴万分,所以,在承认斋戒是安拉主命的同时还要明白斋戒对于穷苦老百姓来说的确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正如尊贵的古兰经中所说的那样,斋戒与礼拜对虔诚者来说是一件简单而又快乐的事情:

“你们当借坚忍和礼拜而求佑助。礼拜确是一件难事,但对恭敬的人却不难。”(“古兰经”黄牛章第45节经文)

此外,那个时期的一些人不但不尊重“真主之月”,甚至还在这个吉庆的月份到来之前,也就是在沙尔邦月(伊历8月)月底的最后两三天举办一种名叫《扔土块节》或《扔石头节》···的非法仪式[8],在这个仪式上人们尽情地饮酒作乐并吸食印度大麻,仪式结束后他们会穿上忏悔的外衣并开始斋月里的封斋和礼拜。所以,对这群饮酒作乐的人们来说,见到了伊历十月的月亮,就代表着斋戒和礼拜也结束了,因此吉胡亚兹迪还留下了这样的诗句:

节日来临我们摆脱了斋戒的苦难

但这些苦难并不是真主赐予的恩惠[9]

他甚至这样描述斋月的来临:

斋月即将离开黑暗也即将离去

苦难也随着斋月即将远去

人们不再为斋饭四处问询

斋戒结束人们就各奔东西[10]

但是,伟大的哈菲兹说:

酒保啊,给我酒杯,因为斋月已经结束

斋月的尊贵之名就在酒杯之中[11]

又如:

沙阿邦月即将结束酒杯也即将离去

但吉庆的开斋节随后就会飘然而至[12]

但是,我们不能凭借这些诗句来断定所有像他一样的神秘主义者们都是渴望享受的人,因为哈特夫·伊斯法罕尼在自己的诗歌中是这样描述斋月的:

哈特夫老爷啊,

知识之主有时醉酒如泥有时头脑清醒

美酒、宴会、酒保和歌手

僧侣、寺院、美女和十字腰带

是知识之主隐藏的秘密

因为通过它们才能阐明知识的奥秘···[13]

所以,喝葡萄酒的学者和饮酒作乐的享乐者之间是有根本区别的,所以,可以用这种方式去判定虔诚的神秘主义者,否则就会成为像恺加王朝的纳赛尔·丁国王一样的人,根据记载:在斋月的最后一天,纳赛尔国王在王宫的后花园散步时看见了一个貌美如花的美女,于是他说道:

没戴面纱的美女在佳节之夜走出家门

一个聪明的侍从立刻回答道:

她是在寻找月亮,却看见太阳悬挂于空中[14]

马苏德·萨阿德在描写斋戒之人是这样说的:

斋月啊,你的甘甜如情人的嘴唇

胜过一生而又美过生命

斋戒之人渴求你吉庆的脚步

因为你的来临能让他们忘乎所以[15]

类似于这样的诗句和诗歌在古代诗人和现代诗人的诗集中比比皆是,以开斋节为主题以及将斋月比喻成为情人的诗句在“诗王”巴哈尔的诗集中亦能看到[16],这样做的结果是诗人们将自己的诗歌无限地主观化和抽象化,所以大多数的诗人就被这样的诗风所影响,但是,从这样的诗句中我们能体会到诗歌和文学的娱乐性味道。在波斯文学和诗歌中我们还会看到一些内容相同的诗句,这说明,这些诗歌是诗人们在开斋节拜见国王时所写就,诗人们用诗歌的形式向国王祝贺开斋节的到来。显然,像颂诗这种词藻华丽的文体实际上就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和地点针对一些著名的历史人物写出来的。在这类诗歌中,伊本·叶曼·法尔布迪的颂诗可以说是无人能比的。在斋月来临之际,他们中的其中一个诗人用这样的诗句来祝贺他的国王:

尊敬的国王啊,愿斋月给你带来吉祥之风

愿你的每一天如开斋节一般快乐无比[17]

波斯诗人阿米尔·玛尔兹在开斋节即将临近之际,用这样的诗句来歌颂当时的国王萨杰利以及整个斋月的:

开斋节是先知时期的传统节日

因此开斋节比其它节日更加喜庆

在这普天同庆的佳节之际

国王的荣耀变得更加辉煌无比[18]

显而易见,这首诗被认为是阿米尔·玛尔兹在开斋节和宰牲节时献给国王的一首颂诗。

总之,利用斋月以及有斋月相关的话题来吟诗作赋,并将这些诗歌送给当朝宰相和国王,是古代波斯诗人们惯用的一种手法。有趣的是,这些诗人们把歌颂先知和先知后裔们的诗歌作为自己的使命来看待,但是,与之相反的是,来自于民间的宫廷诗人因为伊玛目哈桑(愿主赐福之)的出生和伊玛目阿里(愿主赐福之)的牺牲发生在斋月,所以把斋月看作是一个有精神价值和纪念性意义的月份,例如在名著《玛斯纳维》中这样的诗句亦可以看到。穆罕默德·阿里·利亚兹在描述先知的孙子哈桑(愿主赐福之)诞生时这样说道:

真主的启示源自于万能的真主

哈桑的光芒来自于尊贵的艾哈迈迪(先知)

尊贵的斋月啊,是你将尊严赐予大地

是你将万丈光芒照耀在他的额头

亲爱的斋月啊!

他无比芳香的发辫是你赐予

他俊美的脸庞是真主所赐

在他那漆黑明亮的眼眸

能看到你花一般的容貌

而漫漫长夜是你乌黑发辫的阴影

在这篇文章的结尾我们想指出的一点是:在波斯诗歌中存在着这样一个事实,即:任何一件事情的发生都可以与尊贵的斋月联系起来。例如,有这么一个传述:阿米尔·哈利利在斋月中向赫拉特发动围攻,当一支箭射向阿米尔·哈利利的军队时,国王穆拉维·哈桑的一位名叫米尔扎·侯赛因·巴格尔的宫廷诗人做了下面这首诗:

朋友啊,将我们的问候向哈利利传达

告诉他你就是他们溃败的苗头

不要在斋月里给我们制造麻烦

当格普格逃跑时别忘了把礼物带来[19]

格普格对凯杜伊说道:他们已经把缴获的战剑放在了战场上,以便士兵们进行战前准备。

总之,我听到的第一首有关斋月的诗歌是沙特尔阿巴斯萨布赫的诗歌,而且是我已经故去的父亲给我诵读了这首诗,而且有趣的是,我父亲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伟大的教法学家,也是已故的赛义德·艾布·哈桑·伊斯法罕尼的学生之一。

沙特尔阿巴斯萨布赫在他的诗歌中这样写道:

教法学家啊,斋月里不要散开你黑色的发辫

就把它当作黑夜的斋饭吞进你的腹中



[1] - 《文学妙语》,巴格尔·扎德,第6页。

[2] - 见上,第223页。

[3] - 《萨依博诗歌文化》,穆罕默德·噶赫尔曼,第458页。

[4] - 《玛斯纳维》第3卷,第3748句诗。

[5] - 《哈基姆萨法伊伊斯法罕尼诗集》,萨赫利·洪萨尔,第89页。

[6] - 《马苏德萨阿德苏莱曼诗集》,拉什特·雅斯密,第160页。

[7] - 《吉胡亚兹迪诗集》,艾哈迈德·卡尔米,第64页。

[8] - 《民间文化中的斋月》,艾哈迈德·瓦克尔扬,第27页。

[9] - 《吉胡亚兹迪诗集》,第95页。

[10] - 见上,第171页。

[11] -《哈菲兹诗集》,哈提伯拉赫伯尔,第84首诗。

[12] - 见上,第164首诗。

[13] - 《哈特夫伊斯法罕尼诗集》,瓦赫德·德斯库尔迪,第29页。

[14] -《文学妙语》,巴格尔扎德,第131页。

[15] -《马苏德萨阿德诗集》,第532页。

[16] - 《巴哈尔诗集》,第1卷,第19页、141页。

[17] - 《伊本叶曼法尔布迪诗集》,巴斯塔尼·拉德,第35页。

[18] - 《阿米尔玛尔兹诗集》,纳赛尔·黑勒,第112页。

[19] - 《文学妙语》,第127页。

1024x768


08:11 - 02/06/2017    /    编号 : 679359    /    点击数 : 162







محتويات مرتبط
Visitors` Statistics
 本页点击数 : 639116 | 今日访问量 : 46 | 访问总人数 : 867622 | 在线人数 : 2 | 时间 : 1.6250